郑跃文:科瑞与春天相伴

      邓小平的南巡讲话,本身就是一种创新,一种创造。他打破了固有、僵化的思维定势,给市场经济以新的定位。他充分理解经济活动对于国家发展的意义,更充分理解个人能力的释放对于社会进步的意义。郑跃文感慨地说:“我们这些80年代的大学生,听完讲话就会有一种冲动,希望通过我们的努力,从经济和文化上塑造当代中国知识分子在经济界的人格与尊严。”

      突破融资手段

      邓小平南巡讲话的创新精神一直鼓舞和激励着科瑞人,科瑞的第一桶金就是创新的收获。当时,国内的金融运行还主要是货币形式,金融资源完全国家垄断,缺少多样性的融资渠道。那个时候,一个企业希望发展、扩张,遇到最大的问题就是缺少资金,没有钱,万事难。一个项目希望上马、运转,遇到突出的问题还是缺少资金,没有钱,干着急。江西南昌希望建设一个利民的新型住宅小区,因为缺乏资金而一筹莫展。郑跃文说:“他们找到科瑞,希望科瑞帮助想想办法。当时国家没钱,企业没钱,银行也没有计划外资金,筹措那么一大笔钱的确困难重重。但是,正是因为困难才极富挑战性。接受委托之后我们都很兴奋,摩拳擦掌地希望用我们的金融知识突破保守的融资手段,设计一个全新的金融衍生品。我们认真分析了当时国家的金融状况,既然国家没钱,企业没钱,银行也囊中羞涩,何不把目光投向社会?虽然当时中国百姓没有多少富裕钱,但是人口众多,散碎的银子也能堆成山。于是我们设计发行了‘新世纪房地产投资收益券’,把规划中的住宅拆分成平米,以平米为基础认购单位,出人意料的是,很快就募集到所需资金。”

      科瑞的创业者是一群有思想、有理想,有抱负、有能力的投资型人才。郑跃文说:“邓小平南巡讲话说,‘不发展经济不改善人民生活,只能是死路一条。’我们创办科瑞,目的就是为了帮助国家发展经济,帮助人民改善生活,始终把科瑞的发展与国家发展战略结合在一起。科瑞不是聚敛财富、消耗金钱的机器,而是实现知识分子实业兴邦梦的舞台。科瑞人不以自己拥有多少资产作为奋斗目标,而以能运作多少社会资源并作出较高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为奋斗目标。因此,科瑞始终践行产业强国的理想,让产业投资与整合中国产业资本配置,提升中国产业管理水平,提高中国产业竞争力,扩大中国产业在国计民生中的作用结合起来。”

      正是这样的信念,20年来科瑞一直关注中国的产业发展,并希望运用自己的金融知识,在产业投资领域帮助中国企业发现价值、提升价值、实现价值。科瑞集团投资整合的河南平高电气公司、烟台安德利浓缩果汁公司、上海莱士血液制品有限公司等产业,都获得良好成长预期,并通过上市实现了跨越式发展。

      科瑞一直站在行业的前端探索中国经济转型和产业升级,开拓中国民营企业的投资渠道。从1994年起,科瑞集团先后发起筹备中国民生银行,参与华夏银行改制,发起成立湖南湘财证券有限责任公司等,并在香港成立科瑞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旨在以国际视野和全球眼光,通过专业化的投资理念和实践,让民间资本也能成为帮助中国不断强盛的金融资源,并因此赢得了国内与国际著名企业的信任与尊重。

      2011年7月17日,欧洲罗斯柴尔德家族的长辈成员雅各布-罗斯柴尔德勋爵首次访华。而他此次访华最重要的目的是为由雅各布-罗斯柴尔德勋爵掌管的RIT Capital Partners(下称:RIT)与科瑞集团及专业投资顾问Quercus Ventures公司共同成立了规模为7.5亿美元的私募股权基金而来。

      在与罗斯柴尔德签署合作协议之后,科瑞集团又与日本三菱商事签署了合作基金。科瑞集团和三菱商事将通过各自在中国和日本拥有的网络,为被投资公司提供资源整合、资本运营和战略规划等方面的增值服务,通过业绩成长来提高企业价值。

      “没有邓小平的南巡讲话,这些都是不可能实现的愿望”。郑跃文说。中国改革开放已经34年,但是真正的蓬勃是兴盛于1992年。邓小平的南巡讲话不仅催生了科瑞集团,更催生了一大批有实力的民营企业。经过中国企业家的努力,一大批成功的企业不仅具备了资本扩张的实力,而且具备了与世界经济对话的资格

      郑跃文最后意味深长地表示:“我和所有科瑞人一样,坚信科瑞永远与春天相伴,科瑞的故事一定会成为‘春天的故事’中最精彩的篇章之一。”

      1992年,邓小平的南巡讲话扫去了弥漫在中国上空那种彷徨、疑虑和无所适从的沉闷之气,给知识分子下海弄潮敞开了大门。郑跃文迫不及待地找到他的几个好友,把他想创办一家投资型公司的想法和盘托出。志不同,不相聚;道不合,不与谋,共同的使命感让几个好友异常兴奋,他们义无反顾地放弃了在银行和国企的优越岗位,几双有力的手紧紧握在一起。科瑞集团就这样在一片畅想与憧憬的光影里诞生了。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来源:中国工商时报
编辑:谢淑荣
    新闻排行
    视频新闻